微信
微博
疫情预防百事通
頂部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媒體關注 > 正文

媒體關注

【齐鲁晚报】玩电竞赚钱,没那么简单——500彩票平台杨见奎老师接受采访

发布时间:2014-08-21 20:20      阅读次数:

【收藏】 【打印】 

在濟南舉行的一次表演賽上,兩支戰隊在激烈對抗。 本報記者 邱志強 攝(資料片)

暑期,家長最擔心的是孩子沈迷遊戲。早在2003年,國家體育局就將電子競技列入體育項目,但談起電子競技,省城很多家長仍是談虎色變,生怕自己孩子因此而得網瘾。而許多青少年卻不以爲然,他們立志成爲電競職業選手,夢想“玩著遊戲就把錢賺了”。但濟南爲數不多的職業電競選手稱:青少年還是應以學業爲重,入電競圈須謹慎。

  本報記者 王傑      

電子競技還未
“飛入”百姓家

  進入暑期,電玩成爲孩子們假期娛樂消遣的首選。孩子玩得高興了,家長們卻不放心了。擔心自己的孩子沈迷電子遊戲不可自拔,成了暑期不少家長的最大憂慮。
  近日,家住曆下區轉山西路某小區的王女士便遇到了這樣的情況。16歲的兒子放暑假之後,“除了吃飯,整天都是對著電腦打遊戲。”王女士稱,自己看在眼裏,急在心裏,生怕兒子患上網瘾。而兒子對王女士的擔憂不以爲然,“我玩的是電子競技,玩得好成爲職業電競選手,將來也能賺錢。”
  一方是“玩遊戲就是不務正業”的固執己見;一方是義正言辭地爲自己所熱愛的遊戲“正名”。自2001年電子競技正式進入中國,13年間,這樣的對抗已在無數個家庭上演。
  2003年11月,國家體育總局批准電子競技爲我國正式開展的第99個運動項目。但與其他傳統體育項目相比,電子競技始終未“飛入尋常百姓家”。談起電子競技,人們更多的是茫然,以及“不就是玩遊戲嘛”這樣理所當然的不屑。
  “電子競技是利用高科技软硬件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通过运动锻炼,提高参与者的思维能力、反应能力、心眼四肢协调能力和意志力,培养团队精神。”500彩票平台体育与社会科学系教授杨见奎说。
  “電子競技就是人與人、團隊與團隊之間的一種腦力對抗,靠遊戲勝負的形式來體現。”濟南英豪電子競技俱樂部負責人王偉稱,電子競技考驗的是人的智商、大局觀等較高層次的素質。
電子競技
不等同于網遊

  但即便有体育总局、体育专家等专业人士为電子競技“正名”,持玩物丧志等传统观念家长仍不买账。此外,当下几款主流的电竞类游戏全部以杀戮数量定输赢,家长便以此诟病 “打打杀杀”的电竞会给孩子灌输血腥暴力等不良价值观念。
  除了上述忧虑,不少家长更是担心孩子会因为玩游戏而患上网瘾。前不久,著名网瘾研究专家陶宏开炮轰“電子競技也会引起网瘾”的言论,使得家长们对電子競技讳莫如深。陶宏开称,電子競技与其他网络游戏一样,也会让青少年上瘾,影响他们学习与健康,甚至使他们堕落犯罪。
  “不能因为这个体育项目沾上游戏两个字,就不健康。任何体育运动都可以看作是游戏,区别就在于一个在运动场,一个在电脑屏幕前。”杨见奎称,電子競技不能因与游戏有关,就被“无辜”贴上不良标签,更不应该被简单化当成网络游戏。
  在其看来,商家开发网络游戏的目的是获利,因而网络游戏一般是没有尽头的游戏,如此一来才能“引诱”游戏玩家投入大量的时间与金钱,而電子競技一局比赛一般耗时10分钟至40分钟,比赛双方在相同的游戏操作环境下,进行判断力、反应力、大局观等各方面的比拼。“電子競技是智力等方面的公平竞争,而网络游戏则与公平竞争的体育精神无任何瓜葛。”
電競職業選手
很少患網瘾

  面色枯黃、羸弱不堪、眼光渙散……時下家長們總會將網瘾青年的印象,原封不動地照搬到對職業電競選手印象中去。而記者采訪濟南前職業電競選手王勇時,呈獻在眼前的是一個目標明確、冷靜理智的陽光90後。
  2009年,17岁的王勇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组建了名为“EGS”战队。该战队曾在2011年获得世界電子競技大赛(简称WCG)Dota北京赛区冠军、WCG Dota中国区总决赛第8名的成绩。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王勇称,電子競技选手与普通玩家虽然都是玩同一款游戏,普通玩家仅仅简单满足于赢得游戏胜利后的快感,甚至于会因此沉迷于其中;而职业玩家却将其看成事业。“我们会分析游戏的平衡性,分析自己的技战术,严禁地做好每个细节。”王勇称,职业选手从不会抱着游戏的心情去玩游戏。
  要想成爲一名職業選手,不僅需要良好的遊戲天賦,更需要冷靜的判斷力與認知能力去“跳出遊戲之外理解電競”。因而王勇稱,優秀的職業電競選手鮮有患網瘾的例子。“有網瘾的玩家都是沈迷于遊戲之中,怎麽跳出遊戲之外?”
  在王勇看來,患網瘾的玩家往往心智欠健全,即便遊戲水平高超,也不具備成爲職業電競選手的心理素質。王偉也表示,能夠成爲職業電競選手的人心智水平都較高且理智,“沈不沈迷、上不上瘾,說到底取決于個人的自控能力。” 
頂級選手月薪上萬
中低層選手僅千元

  日前在美國剛剛結束的第4屆Dota2世界邀請賽中,中國的Newbee戰隊一路所向披靡奪得冠軍,斬獲了502萬美元巨額獎金,一時間激起千重浪,不少青少年更是以此爲楷模,立志成爲職業電競選手。
  但“玩着游戏赚大钱”毕竟还是少数人,像王勇一样的众多電競職業選手,远没有如此风光。“顶级选手月薪能上万,但中低层选手月薪也就2000块钱。”王勇称,职业选手有普通和顶级之分,顶级选手不仅能拿到比赛奖金,每月还拿到所在俱乐部发放的上万元月薪,有知名度后还可以给厂商做代言。但“Dota顶级选手全国也就几十人,90%以上都是中低层。”
  據王勇介紹,電競選手的收入一般來自比賽獎金、工資,以及贊助商資助。三項中,比賽獎金是選手最主要的收入,而工資、贊助商資助是選手維持其職業生活的基本條件。比賽的獎金只發放給前三名,所以一個戰隊的成績好壞至關重要。“成績好,才會有獎金,才會有俱樂部要你,更才會引起贊助商的注意。”王勇說。
  但電競選手並不是有實力就能擁有一切,“巧婦難爲無米之炊”,“EGS”戰隊便是如此。縱然在山東Dota界所向披靡並奪得了全國第八的戰績,但苦于在山東找不到電競俱樂部、更沒有贊助商的支持,“EGS”最終于2011年末解散。
  如今,王勇“半只腳”仍踏在電競圈,從台前轉到了幕後,從事電競比賽的賽事策劃工作。雖然仍夢想成爲WCG世界冠軍,但王勇稱自己終將面對現實,他打算今年年底就徹底轉行。“不能成爲那顆耀眼明星,那就踏踏實實當路上的一顆沙子吧。”
成材率低、淘汰率高
職業生涯短暫

  “電競圈不好入。”作爲過來人,王勇告誡青少年還是應以學業爲重。
  据悉,電競職業選手都以15—22岁的青少年为主,每天长达10小时以上的游戏训练时间必然以牺牲学业为代价。然而天赋、环境、机遇等综合起来才能成就一个世界冠军,“能练出来的人寥寥无几,成材率很低。”王勇称,青少年千万别拿電子競技当作逃避学习的借口。
  作为济南市唯一一家電子競技俱乐部,英豪電子競技俱乐部在逆战、穿越火线两个游戏领域组建了战队。据王伟介绍,加入该战队首先要成为半职业选手,这不仅要求技术过硬还要求其在该圈子内有一定的名气。加入战队后,俱乐部会根据选手们的大赛成绩等表现决定其去留。“这一行竞争很激烈,淘汰率很高。”
  成材率低、淘汰率高,同时電子競技选手的职业生涯通常也很短暂。“18—24岁是电竞选手的黄金期,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王伟称,电竞选手的黄金期一般是3-5年,而且选手若在24岁之前打不出成绩就很难再有突破。“年龄越大手速不可避免会下降,注意力也很难集中。”
  此外,職業電競選手還會面臨退役後找工作難的現實問題。王偉稱,許多職業選手退役後會去當電競遊戲的解說、裁判、戰隊教練、從事電競俱樂部管理工作。但由于電競選手文化水平較低,“從事新行業時這些人上手會比較困難。”而大多數不怎麽出名的選手,只能開網吧或靠從事電競行業積累的人氣開淘寶網店,更落魄地只能做遊戲代練。
  对此,杨奎见认为,家长对電子競技的偏见、普通职业选手薪水低、退役后难转行等问题归因于我国電子競技事业发展尚未形成商业化运营的产业链。“電子競技在中国要发展成为一项产业,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



原文鏈接:


http://epaper.qlwb.com.cn/qlwb/content/20140821/ArticelC18002FM.htm

 

?

500彩票
地址:http://www.wysqiweichaye.com/
  网站地图
技術支持:500彩票
魯ICP備19044059號-1
日照校區